长春人民网

长春人民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疫情下的体育人:工资减半消费紧缩 李佳琦也拿她没办法

长春人民网 时间:2020年03月24日 07:11

  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蔓延的趋势愈演愈烈,确诊的病例越来越多,包括NBA和五大联赛在内的几乎全部的体育赛事都宣布停摆,中国的线下体育活动虽然在逐步开放,但还远远没有恢复正常,这样的局面让底子本来就不厚的中国体育产业雪上加霜,也从根本上影响着每一个体育人的生活。

  NBA和五大联赛的停摆,让斥巨资购买了版权的相关媒体无所适从,目前每天只能用经典回顾来填充内容板块,维持热度。但是这些作为赛事直播的附属品,能为平台带来多少价值,不容乐观。

  内容的匮乏,直接影响着广告的收入。NBA在赛季初遭遇了“莫雷事件”,到了3月份又赶上了停摆,广告收入锐减成为了媒体不可承受之重。而随着欧洲杯的推迟、奥运会的不确定性增加,更多的广告主选择了观望,很多媒体年前谈好的合同不能继续执行,阴霾笼罩在每一个体育媒体人头上。

  和线上相比,依靠线下为生的体育公司更为惨烈,无法复工的局面让线下公司赖以生存的现金流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无论是赛事运营、健身、教育培训行业,工资减半、只开基本工资甚至裁员、关门都已经变成了相关公司无奈的选择。如果疫情继续持续,将对体育线下教育培训业造成更加严酷的打击。即使健身、培训还是近几年来体育产业中相对赚钱的领域。

  一个行业的兴衰,最终会反映在每一个参与者的身上。凤凰网体育特别采访了五个在体育产业不同领域的从业者,了解一下他们疫情中的故事。

  时间来到3月底,刘梓琳依旧在家办公。公司每周都会通知下一周的安排,但最后收到的都是继续延期,到现在也没有正式返岗的征兆。

  今年1月份,过年之前,刘梓琳和家里人,一共7口,去西班牙度假,当时国内疫情还不严重,专家表示“可防可控”。

  “那时候西班牙还没事,没有任何感染的病例,等到一月底要回国的时候,慢慢开始感受到疫情的严重性了。”刘梓琳说,“真正意识到严重性时,是看到西班牙的口罩都断货了,我们最后跑到西班牙的一个小城市偏僻角落的药店,才买到口罩,心里才踏实。”

  如今,刘梓琳已经在家待了两个月。每周一会照常开例会,平时也会跟合作伙伴保持沟通,但业务无法开展。

  刘梓琳所在的公司核心业务是乒乓球培训、精英集训和乒乓球赛事IP的开发和运营,非常重线下,而且人员密集,在全国各地分布着多家直营店和加盟店。原计划在大年初四于武汉举办的集训也因为疫情延期。

  没有业务让公司的现金流非常紧张,要生存下去,就势必要在疫情期间节省开支。目前,公司决定,全体员工的2月、3月和4月份的工资减半,有个别员工因此离职。

  而作为业务总监的刘梓琳也分担了更多的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工作任务,她除了要负责公司的综合管理,还要参与到公众号运营的工作中来,“每天要憋选题,头疼死”。

  “我觉得有这么长时间在家里,陪伴孩子和老公,也挺好的。平时工作忙,回家比较晚,对孩子照顾不多,趁这个机会正好补偿补偿孩子,”刘梓琳表示,“以前我都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现在慢慢开始学着做,还挺有成就感的。感觉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都和谐了不少。”

  刘梓琳的孩子现在上小学二年级,因为还没有开学,每天在家上网课,辅导孩子作业也成了她的重要任务。她现在还有更多时间学英语,锻炼,追剧,每天还可以更认真地护肤,再就是看李佳琦的电商直播。

  但是工资的压力让刘梓琳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毫无顾忌的买买买了,“我之前每期看直播都会买好多,毫无节制,现在收入少了,也要克制一下自己的消费欲望了,这次疫情让我明白,人还是要未雨绸缪,平时真是不能乱花钱了。”说到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刘梓琳第一时间说出了“海底捞”。

  ECO氪体是一家体育传媒公司,旗下有《体育产业生态圈》《电竞派》《体育圈人》《冰雪智库》等媒体品牌,也有营销、活动、智库、职场等业务板块。

  作为创始合伙人,郭阳主要负责公司的媒体业务,他们在2月10日全面远程复工,2月24日开始AB组到岗轮班。据介绍,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服务和广告,但是复工以来挑战依旧严峻,因为线下服务与活动无法开展,而媒体的核心收入也受到不小影响。

  郭阳表示,很多广告主还在调整战略和预算,目前还有合作的主要以公司战疫和电竞为主。“布局很多年的电竞业务,没想到在今年这么红火,可能机会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吧。”

  根据郭阳的预估,疫情期间,公司收入受到了一定损失。不过在国家的政策帮助与公司的管理下,公司每月能省近数万成本,目前,公司的生存压力不大,他也坦言,除了开源节流与积极修炼内功之外,只能等行业复苏。

  面对艰难时局,氪体的人员状态比较稳定,基本没有流动,大家心还比较齐,他负责的媒体部门也适应了远程工作。对此,郭阳说道:“百年一遇的体育大停摆下,我们只能努力坚持,尽力带给大家优质的内容。尽量不裁员,不减薪。”他也透露,公司也在短视频业务上进行着探索,几个合伙人率先玩起了微信视频号。

  日常工作繁忙,去年郭阳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外卖解决的,今年疫情下倒是得空做了不少顿饭。面对工作上的重重压力,郭阳睡觉变得不太安稳,体重也有所增长。在他看来,这次世界体育大停摆对于中国体育产业的冲击很大,大家都很难,能做的只有先加油活下去。

  “国内已经有赛事开跑了,CBA和中超也有了开赛的消息,胜利的曙光并没那么遥远。”郭阳养了只猫,疫情下每日陪伴的时间增加了不少,猫倒是过的很幸福。

  8264是国内领先的户外行业垂直平台,行业资讯和相关线下活动是他们的主营方向。

  阿索是2月9号从天津回到广州的,然后10号开始复工,一直干到现在。疫情对他们的影响挺大的,所有的线下活动全都停了,只能做线上直播。直播内容涵盖户外活动、线路推荐、户外技能知识培训等方面。直播每天都有,到现在开通了80多场,然而直播业务只能饮鸩止渴,填补不了线下活动停摆留下的巨大空缺。

  现在,阿索就期盼着疫情早点结束,政府放开组织大型活动,他们今年还准备做露营大会,山地跑,108公里挑战赛等活动。员工方面,只有一个人员有流动,剩下的目前都扑上做直播业务。

  阿索因为是到外地上班,到广州吃的不方便,现在也没地方玩。从公司回到家就选择加班、睡觉。公司带来的精神压力还是很大。

  乐玩派传播主要体育运动方面品牌营销、媒体推广。在疫情来临前公司业务特别好,原本接了几个滑雪比赛的项目,结果现在比赛取消了。疫情影响,公司到现在还没有复工,有一些小的业务在进行中。压力之下,公司也尝试向自媒体业务发展,但是自媒体得需要日积月累,现在效果不明显。

  好在乐玩派传播的现金流还可以,半年之内不用担心。对于未来,翟若帆觉得疫情过后,体育和户外运动方面肯定有一个很大的增长,只要能坚持到那个时候肯定有很多的机会。

  因为还没有复工,翟若帆的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太分开,没事的时候就撸猫,有项目就做做方案。现在正在为夏季的越野跑比赛的项目做方案,在她看来,今年夏天的越野跑比赛可能会更受欢迎。

  成立于2013年7月的悦跑团目前已经是两个年度全国十佳跑团的称号获得者。

  目前跑团有实名注册会员2300人,按照惯例,每周有11次例跑活动,周参与例跑人数约600人次;除了例跑活动,跑团还自办特色活动和赛事,例如:南京光猪跑、女子越野赛、夜跑金陵和悦跑100接力赛、破风接力赛等。

  但在疫情期间,跑团一切线下活动戛然而止,王楠号召广大团友停止户外活动、开展居家锻炼。跑团还开通抖音直播间,邀请团内知名教练为团友线上教授居家锻炼技巧、分享跑步干货。

  疫情期间各地血库告急,跑团动员广大团友积极投身到献血志愿服务中,组织跑友捐款捐物,以自身行动支持抗疫工作。

  另外一个变化时,没了跑步的跑团群,群里的消息谈跑步少了,转而改聊吃喝。但是对于一个跑团来说,在家待着不活动对他们来说简直是种煎熬,上一个周末,跑团组织了春节后第一次线余人到省血液中心义务献血。

  王楠自己没开工前,天天在家研究吃什么,做各种吃的。因为不用出去例跑,王楠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可以静下心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疫情下的体育人:工资减半消费紧缩 李佳琦也拿她没办法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疫情下的体育人:工资减半消费紧缩 李佳琦也拿她没办法
  本文地址:http://www.ccrmw.cn/tiyu/03241096.html
  简介描述: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蔓延的趋势愈演愈烈,确诊的病例越来越多,包括NBA和五大联赛在内的几乎全部的体育赛事都宣布停摆,中国的线下体育活动虽然在逐步开放,但还远远没有恢复正...
  文章标签:体育 新闻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